写文写到抑郁的毛毛

b站同昵称,未给任何人授权!如有雷同,全是盗文!!!

【朱一龙水仙】【迟瑞夜尊】【沈巍罗浮生】愿化流水绕高山12

罗浮生一个人,无精打采地走在龙城的大街上。


拐到一条狭窄的小巷,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沈巍,就是在这里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,沈巍干净雅致,君子端方,就如同,不属于这个炮火硝烟的乱世。


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欢沈巍是什么时候呢?


大概是他第一次为自己端上热气腾腾的饭菜,第一次为自己清洗沾满血污的外套,第一次为他上药包扎,第一次……让他觉得,原来罗浮生,也值得被人心疼。


“沈巍啊……”罗浮生喃喃着,“你这一走,罗浮生……就再也没有家了……”


他继续往前走着,夜里大街上空荡荡的,只有一户人家,披麻戴孝,在办一出简陋的丧事,说是丧事,也不过是烧了几个纸钱,还要在夜深人静时,仿佛,连祭奠,都是见不得人的事。


罗浮生走近,询问那老妇人,老妇人说,她唯一的儿子,做了地下党,白日里被新政府枪决了,所以她只能在深夜,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送送儿子。


罗浮生吸了吸鼻子,却还是有眼泪冲出了眼眶,他给了老妇人一些钱:“您儿子是英雄,这些……是我给他的香火钱,我替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替所有中国人,感谢他。”


罗浮生继续向前走着,从无声地流泪,变得抽噎,最后变成了失声痛哭。


那些香火钱,不仅送给那位勇士,送给所有为国家民族战斗的勇士,更是送给,他最爱的人。


沈巍。


他那般凄惨而壮烈地死去,可莫说丧事,罗浮生连一滴眼泪,都得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才能为他流。


在山鬼面前,在新政府,他必须表现得无情无义,铁石心肠。


沈巍啊,你说你,为国为家献出了命,却不能被正大光明地祭奠。


面前就是沈巍的家,罗浮生曾经站在他的楼下,安静地,看着这栋房子陷入沉睡,他便能感受到片刻的岁月静好。


那时,他只有一个心愿,他希望,哪怕这世道再乱,也不要打扰到沈巍那样干干净净的人。


可是,倾巢之下,无处可置身风波外。


也许,多年以后,他们今日的流血和牺牲,能为后人换来他们心向神往的岁月静好吧。


战事吃紧,日军的五号作战计划正在进行,罗浮生连悲伤消沉的机会都没有,上级部署了任务,罗浮生要立刻去海城同夜尊联络。


国共大军已经抵达了海城外,部署好了兵力,海城地理位置优越,一旦日军主力部队从海城登陆,进入包围圈,便可被一举歼灭。


所以,夜尊和他的百姓要守好第一道防线,顺利将日军引入包围圈。


无论双方死伤如何,海城,都会变成修罗场。


罗浮生去通知夜尊的目的,是同他商议,是否要将百姓先撤出海城。


夜尊站在城楼上,看着他的百姓们,夜尊自小无亲无故,所以海城的每一位百姓,对他而言,都是亲人。


“日军将在三日后登陆海城,必定是一场恶战,我不能保证大家都能活着,包括我自己。所以,若是有人愿意留下来同我并肩作战,我非常感谢。”夜尊向着百姓深深鞠下一躬,“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会帮助各位准备车马盘缠,以最快的速度出城。”


话音方落,底下的人群突然齐声高喝:“我们愿跟随少帅!”


夜尊惊诧,更多的却是欣慰和感动,罗浮生站在一边,他看见夜尊的眼睛红了,嘴角却是笑的。


而后,夜尊做了最快的部署,将妇女和儿童转移出城,火器枪械也都安排妥当。


“嫂子~我哥怎么没给你一起来呀?”夜尊拉住罗浮生,笑嘻嘻道。


罗浮生愣住,现在他连这样的话都听不得,他好不容易才藏起来的伤疤,又一次被血淋淋地,连皮带骨地撕扯开来。


“沈巍……”这两个字,在罗浮生唇齿间,仿佛重若磐石,“他有别的任务,这次……来不了了。”


夜尊有些沮丧,他看向远方,目光有些游离:“也不知道这一战结果如何,你替我转告我哥,如果我能活下来,就去龙城看他!”他又恢复了笑容,“你还别说,我真挺想他的!”


罗浮生紧闭着唇,点了点头。


“诶,嫂子,我还得麻烦你件事。”夜尊把罗浮生拉到屋里,关上门。


“你说,只要我能办的,一定办到。”


“帮我支开迟瑞。”夜尊脸上敛了轻松和笑意。


“你是怕他会拦着你上战场?”


“不是。”夜尊摇摇头,眼前仿佛出现了迟瑞傲娇又别扭的样子,忍不住笑弯了嘴角,“他脾气倔得像头驴,我是怕他……非要跟着我上战场。”


“你把他支得越远越好,远远地离开海城,最好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。”夜尊拉住罗浮生的手,像个小孩子一样朝他卖萌,乞求道,“实在不行,你找人绑架他也行,找个地方关他半月,不过,记得找个好点的牢房……”


突然,他的声音弱了下去,甚至带了些哽咽:“他那么娇贵,条件太差的地方身子会受不了……”


罗浮生欲言又止,心里如同沉入了大石,被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
片刻后,他点了点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
万事具备,罗浮生接到了山鬼的命令,要即刻返回龙城。


罗浮生回了龙城,心里却担忧着海城的战事,虽然国共双方早已部署完备,夜尊也极有作战经验,可日军主力不容小觑,双方死伤……绝不可能在少数。
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大战在即,罗浮生却突然截获了日军的一条秘报,是用藤原的电码写的,罗浮生破译了他的暗码,内容是,日军将兵分两路,先对海城进行空袭,然后派特种部队作为前锋,登陆海城,确认没有中方的埋伏,主力部队才会登陆。


罗浮生浑身发抖,额角青筋突突直跳。


这就意味着,夜尊和整个海城,都会变成牺牲品。


为了保全大局,他们必须装作没有破译日军的暗码,也就是装作不知道日军要派先锋部队,也就是说,埋伏在海城外的大军,要眼睁睁地看着日军屠戮海城,确定这里没有中方军队,日军主力才会登陆,才会顺利进入中方的埋伏圈。


如果现在要海城撤离,日军见到这座空城,必会起疑,最万无一失的方法,就是让夜尊拼死抵抗。


所以,日军一定是踏平了海城,才会走进中方的包围圈。


这样的牺牲,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却毫无办法,甚至是,纵容它发生。


不行……不行!


罗浮生有一台秘密发报机,他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,可他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,沈巍已经牺牲了,他不能让夜尊也牺牲!


他偷偷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夜尊,没想到夜尊回电很快,电报上只有六个字:“誓死守卫海城。”


不只是夜尊,就连海城的军队和普通百姓,皆异口同声:“我等愿跟随少帅,战至最后一刻,誓死守卫海城!”


海城,少帅府。


夜尊趴在窗边,瞧着外面的月亮,眼前却出现了傲娇又别扭的迟少爷,喝起酒来还耍流氓,就这般品相,也就是自己大人有大量,每次都像天使一样把他原谅。


夜尊想着想着,竟偷偷地笑了起来。


也不知道罗浮生把迟瑞搞到哪里去了,不知道关上这么几天,他金贵的小少爷会不会饿得面黄肌瘦,到那时候,他说不定就能……


夜尊突然敛了笑容,他,等不到那个时候了。


不知道,迟瑞回来找不见他,得难过多久。


不过,他的小少爷通情达理,应该会理解他的吧。


在这乱世之中,明枪暗箭之下,纵然前路通向万丈危崖,也总要有人跃下,用身躯去填平它。


他们在一起七年,在炮火硝烟中,七年,已经漫长得如同一生了。


这么想来,他们已经比很多人,幸运许多了,不是吗?


窗外一声惊雷炸响,紧随而来的就是绵延四起的炮火声,原来离别,永远比预想得要来得早一些。


这场战争,持续了三天三夜。


夜尊的兵力,不足日军特种部队的十分之一,他却守着这座城池,血战了三天三夜。


日军的空袭一波接着一波,房屋被炸毁,尸体被掩埋,家园在战火中分崩离析。


只要是留在城里的人,无论男女老少,都拿起了武器,迎着枪口和炮火,挺身而上。


后来,他们没有子弹了,便捡起身边的刀,斧头,甚至是石砖瓦砾,向敌人杀去。


再后来,便只能用身体去阻挡迎面而来的坦克和枪炮。


他们什么都没了,唯有信仰。


城楼下,是海城的将士们,他们的手紧握在一起,站在城门前,连成一排坚不可摧的人墙,日军用机关枪疯狂扫射,可他们仍是笔直地站着,没有倒下。


其实,他们早就死了。


血肉之躯早晚都是要腐朽的,只愿这副血肉之躯能化成铜墙铁柱,撑住这片天地,告诉猖狂的日军:


中国人,永远不会倒下。


夜尊今天没有穿那身洁白的燕尾服,也没有戴面具,他一身军装,就如同第一次上阵杀敌的样子,就如同这城里每一位普通的将士一样,拿起枪,举起刀,走上战场。


他以一敌百,以一敌千,从枪,变成刀,最后变成徒手肉搏。


刺刀穿过他的腹部,子弹穿透他的膝盖,他一个趔趄,却仍是撑住了身体,没有倒下。


日本人将他押住,押到城楼最高处,他看见,满目的废墟,血流成河,尸体堆叠成山,但他的将士们,百姓们,都是好样的。


他们不会倒下,自己身为他们的少帅,也不能倒下。


这时,有人缓缓向他走来,黑衣黑袍,带着面具,如同地狱来的修罗。


夜尊认出,这就是新政府大名鼎鼎的特工,山鬼。


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夜尊突然发力,挣开日本兵的控制,掏出身上的匕首,如闪电疾风般,刺向山鬼。


亲日叛国,他早就想要这个人的命了!


夜尊即便重伤,也必须撑着一口气,出手皆是杀招。


电光火石之间,山鬼措手不及,被夜尊一把扯下了面具。


一道惊雷破空,惨白的闪电映在了山鬼惨白的脸上。


一张,与夜尊一模一样的脸。


“哥……”夜尊惊诧万分,整个人瞬间僵住,却只见山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抽出手枪,扣下了扳机。


子弹穿透了夜尊的胸腔,他睁大了眼睛,那双曾经光华流转的眸子,满是痛苦,惊诧,与悲哀。


可他仍是靠住城墙,没让自己倒下。


随着嘈杂的脚步声,日本军官走上城楼,看见眼前景象,看着两人一模一样的容貌,觉得有趣极了。


山鬼不动声色地捡起面具,抚了抚上面的灰尘,不慌不忙地解释道:“各位长官,这海城的军阀是我的胞弟,我常年戴着面具,就是不愿意同海城的军阀沾染半分关系。”


夜尊只觉浑身的伤口都撕裂开了,大滴的汗珠从他额头流下,他咬着牙,感觉血在一点一点从身体中被抽空。


他看向山鬼,那般疼痛与不甘,好像在问,为什么会是你。


山鬼微微抬了抬眸,声如寒冰,带着万物寂灭的杀气:“他死了,我就再也不用怕同他染上关系了。”


夜尊眼前已经模糊不清,他只看见黑洞洞的枪口,惨白的闪电照亮了哥哥冰冷狠绝的脸。


濒死的边缘,他努力地张了张口,却没能发出声音。


看口型,仿佛是在叫……哥哥。


砰!


一枚子弹,准确无误地从夜尊的眉心穿过,毫不拖泥带水。


山鬼掷了面具:“以后,我也用不着它了。”


日本军官连连拍手叫好,闪电撕裂夜空,大雨倾盆而下,拼命冲刷着血腥肮脏的世界。


迟瑞重重摔倒在暴雨中。


他还是来晚了。


呵,可就算,他来早些又能怎么样呢,除了白搭一条人命,根本无济于事。


他藏在废墟中,亲眼目睹了城楼上的一切。


他会永远,永远记住,那张同夜尊一模一样的脸!


那一枪,他早晚要还给他!


他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人将夜尊枭首示众,尸身扔下城楼,同海城所有的勇士们一切,焚成了灰烬。


他们要彰显帝国的威严,告诫任何试图阻挡帝国大业的中国人,都是这个下场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了,你想要什么?”


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想要你一个承诺。”


“你说,除了跟你换位置,我都答应!”


“我要你向我保证,好好活下去,活到战争胜利。”


“我给不了你这个承诺,我虽然是个商人,但也不会苟且偷生。”


“谁要你苟且偷生了,我是说,不要为了我,去做无意义的牺牲。”


迟瑞红着眼睛,将他的面面拥入怀中,亲吻他的耳畔。


夜尊也回抱住他,一边咯咯笑着,一边用鼻尖和温软的嘴唇摩挲着迟瑞的侧脸和颈间,像一只调皮的雀鸟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直至这时,迟瑞方才明白,那句承诺的意义。


原来这句承诺,信守起来,竟是这般决绝。



评论(23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