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文写到抑郁的毛毛

b站同昵称,未给任何人授权!如有雷同,全是盗文!!!

【朱一龙水仙】【沈巍×罗浮生】愿化流水绕高山21

76号的刑讯室点着昏黄的油灯,墙壁上有一扇小窗,只有在每天日出时,可以透进些光来。


罗浮生的双手被铁索缚住,整个人被高高吊起,透过小窗,他看到了一轮火红的朝阳,正在慢慢升起。


但是进了76号的刑讯室,他便再没机会出去看一看朝阳了。


他不是上海站的负责人,而且他染了毒瘾,如果必须要有人牺牲,他希望这个人是自己。


所以,他救了迟瑞,他也没有在被活捉前自杀,因为他要用自己的命,保护沈巍。


情报是从沈巍那里泄露的,而他是与沈巍接触最多的人,只有他承认,是自己故意接近沈巍,套取情报,才能打消日本人对沈巍的怀疑。


沈巍手里掌握着真情报,日本人还不知道,成败便在此一举了。


曾经他们那般想要相拥相爱,可真正在一起时,罗浮生才明白,他们中间有那么多无奈,那么多迫不得已的隔阂与桎梏。


如果他们都能扛到太平盛世,也许,他们只能遥遥相望,各自安好。


但如果到了生死关头,罗浮生会毫不犹豫地,选择为沈巍付出生命。


自己的用意,他想,他的沈巍也是明白的。


罗浮生闭上眼睛,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,这是清晨的空气,洒满了朝阳的味道。


刑讯室的门被推开了,罗浮生没有理会。


沈巍走到他身边,淡淡开口:“罗浮生,你的情报,是从哪里来的?”


罗浮生看了他一眼,嘴角勾起标志性的坏笑:“从你这里来的啊,山鬼,不是您亲手给我的吗?”


沈巍脸色青白,薄唇逼出几个字:“你接近我……就是为了情报?”


“不然呢?”罗浮生眼角眉梢尽是嘲讽,“你难道觉得我喜欢你啊?”


沈巍紧闭着唇,罗浮生接着挑衅道:“你杀了我爹,杀了夜尊,杀了那么多同胞,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,都巴不得你死。”


沈巍握住腕表,稳住呼吸:“你的上线是谁?你们的据点在哪里?”


“山鬼,你这么厉害,不会自己去查吗?”罗浮生自顾自地笑起来,“我进了这里,就没打算活着出去。”


沈巍深吸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:“好,我满足你。”


几个日本兵将罗浮生放下来,剥了他的上衣,捆在刑架上。


沈巍接过鞭子,紧紧握住,指节青白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压制住颤抖的手。


鞭子经历过特殊的处理,带着密密麻麻的钩刺,沈巍闭上眼睛,抬手。


鞭子落在罗浮生的胸口上,连脆响都没发出,便直接没入了皮肉,随着沈巍撤手,钩刺从罗浮生胸口扯出,连皮带肉,鲜血顺着他的皮肤一直往下淌,沈巍自始至终都是闭着眼睛的,罗浮生知道,他此自己还要恐惧。


罗浮生咬着牙,额角青筋暴出,却愣是连一声闷哼都没发出。


沈巍掷了鞭子,走到罗浮生面前,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,微眯着眼,道:“我很想知道,你到底在保护谁?”


罗浮生呵出一口血沫,道:“中国。”


沈巍不屑地大笑起来:“蚍蜉撼树,痴心妄想!”


他摆了摆手,两个日本兵抬了一桶黑色粘稠的液体,走到罗浮生面前,撬开他的嘴,直接灌了进去。


罗浮生开始痛苦地挣扎,缚着手脚的铁链哐哐直响,扎进沈巍耳朵里,心里,他额角青筋直跳,却只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抚了抚额,背对着罗浮生。


也许,罗浮生怕沈巍听到他的呻吟会更心痛,所以他宁愿咬碎牙也要将痛呼堵回嗓子里。


那桶黑色的液体是煤油,掺了辣椒,也许还有别的什么毒药,一碰到罗浮生的口腔,食道和胃,便产生了大脑无法控制的反应,他的身体极端排斥着这些东西,他疯狂地咳血,呕吐,这些东西几乎要从他的七窍呛出来了,却被扼住咽喉掐住鼻腔,硬硬地灌下。


沈巍依旧背对着他,他不敢回头看,他知道,岩井和特高课的其他人,就在审讯室外看着他,看着他怎么能在保住罗浮生命的情况下,给他最大的痛苦。


日本人要的,根本就不是罗浮生招不招,这些对他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,他们要的,是能亲手,用最残忍的手段,折磨死自己枕边人的,忠心的走狗。


“够了。”沈巍冷喝道,“留着他的命,我这还有几十种,几百种宝贝,需要他来试一试。”


沈巍从桌上拿过一瓶药剂,走到罗浮生面前,将药剂滴了一滴在地板上,地面瞬间冒起白烟,浓烈的腐蚀气味直窜鼻腔,沈巍的手抚上罗浮生的胸膛,他掌心全是冷汗,罗浮生感受到了。


然后,几滴液体落在他的胸口上,如同细细的春雨落入泥土,好像从皮肉一直腐蚀到了骨骼,血洞越长越大,而后沈巍手腕轻轻一甩,那些液体如同泄愤一般,猛地泼在了罗浮生的胸口上。


烈火仿佛从胸口一直烧到喉咙,罗浮生应激的痛呼被生生堵在了嗓子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
沈巍看着他的样子,眨了眨眼睛,罗浮生每喘一口气,都像是撕裂心肺,他看见,沈巍的眼睛红了,明明藏着泪,却偏要装出一副因愤怒而赤红的样子。


“今天就到这儿吧,叫最好的军医来给他诊治。”沈巍叫人将罗浮生放下来,支撑罗浮生的绳索一解开,罗浮生整个人像被敲碎了骨头,直接瘫倒在地。


沈巍下意识地拉了他一把,紧接着他知道自己做错了,便狠狠将罗浮生甩在地上,就仿佛,连自己的心一起摔进了无尽深渊。


他知道,自己已然万劫不复。


沈巍走后,罗浮生瘫在地上,望着墙上的小窗,望着朝阳渐渐变成夕阳,一点一点,沉没于黑暗。


他很痛,可他想着沈巍,想着自己多吃一分苦,沈巍就会多一分安全。


可他不知道,沈巍送走了岩井,拐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,猛然前倾,磕倒在地,腥甜的鲜血从心头涌出,喷洒在地。


他双手撑住地面,大口喘着粗气,却无论如何也支撑不起身子。


他扶着身旁的枯树,猛烈地咳嗽,像是干呕,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剜出来,可是,呕出的只有血,心头之血。


他怎么会不知道罗浮生的意思呢。


他比谁都清楚,这一次,他救不了他的浮生。


罗浮生把命都交给他了,不是为了让他糟践自己。


可是,罗浮生,是他的小太阳啊,是他生命中比信仰还重要的东西。


如今,他却要一点一点毁灭掉他的光芒,亲手将他摧毁。


他生命里,唯一的光,唯一的太阳,将在他手中,以最残忍的方式,陨落。


此后的每一天,对罗浮生来说是度日如年,对沈巍来说,是生不如死。


那些疼,落在罗浮生身上,便以百倍之力,千刀万剐着沈巍。


每次从刑讯室出来,沈巍看着自己的手,那双手枯瘦惨白,在沈巍眼里却是血红腐烂的。


他用这双手,拿铁钩穿透过浮生的锁骨,拿毒针刺穿过浮生的指尖,折断过浮生的双腿,他用这双手,摧毁着他心尖上的珍宝,凌迟着残破不堪的自己。


可他现在,还不能砍掉这双肮脏的手,他不能崩溃,不能流泪,甚至连悲伤,都不能拥有。


在日本人面前,他要装作若无其事,铁石心肠。


只有到了夜深人静时,他才会像犯了毒瘾一般,蜷缩在角落里,抱着那副家园画,看着上面的静湖,花树,小房子,还有两个手牵手的火柴人。


他空洞的眼前鲜血淋漓,胳膊上,胸口上,横亘着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
他多想,同他的浮生一起死去。


哪怕他们并肩作战,一同死在日本人的枪口下,也是美好的。


浮生,你为什么,要留下我一个人呢?


我多想,同你一起走,去一个没有硝烟,没有战火的地方,找一方静湖,种几棵花树,建一座小房子,然后牵着你的手,一起躺在草地上,看看星星,说说话。


沈巍的指尖划过两个可爱的火柴人,那两个火柴人仿佛被眼泪浸湿过,都糊成了一团,也许,他的浮生也在某个夜里,小心翼翼地,悄悄地想念过他吧。


沈巍低下头,轻轻地,吻了吻这幅画。


他知道,他的浮生苦苦支撑这么久,就是为了他的安全,为了他们未完成的使命。


“可是浮生,对不起,我没有办法再看你这样生不如死。”


沈巍已经算不清楚这是第几日了。


罗浮生激怒了岩井,被施了电刑。


日本人走了,刑讯室里只剩了沈巍和罗浮生。


沈巍站在罗浮生面前,罗浮生垂着头,合着眼,血水顺着发尖滴下,胸口落着斑驳的烧痕,双腿被折断,双手指甲翻起,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活像个被扒了皮的怪物


下一刻,沈巍直直地在他面前跪了下去。


罗浮生微微睁开眼睛,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,而且刑讯室都设有监听,他什么也不能说。


所以,他只是看着沈巍,扯了扯嘴角,露出了一个笑。


沈巍像被瞬间抽走了灵魂,整个人筛糠似的颤抖起来,他跪着,一分一寸地,向他靠近。


如此这般,他们的心脏才挨得最近。


沈巍抬眸,那双眼睛沉重不堪,太多的悲哀汇聚在眼中,化成了泪,却无法落下。


罗浮生看着沈巍,点点笑意化开在他溢满鲜血的眸子里,而后,他望向了那扇小窗,窗外,夕阳正缓缓落下。


沈巍的身体朝他靠近,像是要拥抱他,而后,他们心口贴到了心口。


倏然,罗浮生觉得有什么东西刺入了他的心脏,尖锐果断的疼痛后,那东西又迅速抽离了他的心脏。


身上的伤口,在那一刻,仿佛全都愈合了。


眼前也不再是恐怖的刑讯室,而是一片不大的湖,一栋小房子,面前是他最爱的人,他的沈巍。


可是,太阳要落山了,他好困,明天怕是要赖床,不能起来看朝阳了……


他迷迷糊糊地嘱咐了沈巍一句:“小巍,替我看看明天的朝阳吧……”


说完,他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他觉得自己落在了沈巍的臂弯里,很舒服,像是被人当做珍宝一样,小心翼翼地呵护着。


小巍总是这样,在他的小巍身边,他永远不用害怕什么,他睡的每一晚,都是安安稳稳的。


刑讯室的油灯突然熄灭了。


沈巍保持着这个姿势,直到身体僵硬。


他的浮生倚在他的臂弯,安安静静地睡着了,他怎么敢打扰他。


他用命守护的小太阳,终是在黎明来临的前一刻,在他手中,陨落了。


他的小太阳,再也不会垂青于他了。


这世界上,再也没有他沈巍的太阳了。


本文为我原创


评论(41)

热度(56)